花木兰州拉面

文笔很屎,样貌不佳,内心世界并不可爱,奴性与施虐癖好共存。

【铠约/信白】小主播与外卖小哥的二三事「14」

你们好这姜域

失踪人口回归


说在前面:一定要看一定要看!!!
*oocoocooc注意⚠️
*这篇正cp是铠约,标题与本文副cp信白无关⚠️
*小学生文笔注意,不喜欢欢迎退出去看其他太太更好的文,喜欢的话最好啦

以上都没有问题的话,让我们愉快的开始吧(´▽`)

————————————————————

李白关上门,背靠着墙闭着眼重重呼吸了几下,刚刚突然围袭他的窒息感才有所缓解。

和韩信刚认识不久之后他就发现了,只要他和韩信独处,并且距离很近的话,他就会莫名心跳加速,耳尖发烫。

他学着韩信刚刚的姿势抓了抓自己的手腕,嗯……除了手毛有点重没什么别的感觉。

但他明白,他刚刚反应那么大不仅仅是因为那种莫名的窒息感,是的话五年前就该离得韩信远远的了。

他在害怕。

害怕韩信接下来的问题。

韩信喜欢自己,他明白,再瞎都该看出来了。

不论韩信接下来说的是出国的事还是破罐子破摔表白,他都害怕听见。

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韩信。

他怕面对他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解决事情的方法有三种,改变,接受,和离开。

李白选择了后者。

“操…真他妈没出息。”

李白用力摇了摇头,把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在脑海的角落里,换上每次面对铠时的乖巧笑容。

“我要去见铠,我不能迟到。”

他这样告诉自己。



“等很久了吗?”李白拉开椅子坐下。

“没有,我也刚点完菜。”铠把点餐的平板递给李白,“看看有什么要添的?”

李白装似随意地在屏幕上划了划,“不用了,都是我喜欢吃的。”

铠点的大多是牛肉和海鲜,李白爱吃羊肉,也不怎么爱吃海鲜。

因为单箭头的喜欢,所以一味迁就。



“喂喂喂,听得到吗?”百里守约凑近话筒,今天开播有些迟了,他揉了揉自己的胃,胃有点不太舒服。直播间有些人说迟到了要惩罚,要他的亲亲。

百里守约皱了皱眉,也许是胃不舒服的原因,他有些不爽。

但他不能表达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来迟了,我自罚一杯——温开水。”百里守约抓起身边的水杯,另一只手打开抽屉翻找自己的胃药,结果只找到了一个空空的药盒。

“啧。”他烦躁地低头喝了口水。

说是温开水,其实早就凉透了,一口凉水下肚百里守约感觉胃里翻滚的感觉更清晰了起来。

他盯紧屏幕,想转移自己注意力。

在关于自己犯胃病这方面,百里守约很固执,他总喜欢逞强,比如初中体育课上一边胃疼到炸裂一边跑完一千米;比如高三单元考的时候咬牙写完试卷,考完以后他冷汗流的像整个人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再比如,现在。

在第三次操作失误反向位移进人堆被集火而死之后,直播间的观众只听到一阵噼里啪啦像是什么东西甩在桌面上又滚落到地上的声音,接着是百里守约低低的一声“嘶………”直播的画面便只有人物复活倒计时还在跳动。

「主播直播挂机?」
「某主播直播挂机月入百万」
「怎么了妈妈查房了吗2333333」

疼到蹲在地上的百里守约眯着眼看着电脑屏幕上刷过的一条又一条弹幕,深深体会到观众的低龄化。

百里守约咬着牙从地上支撑起来,伸手直接拔掉了电脑机箱电源。

狭小的房间里只剩下了自己的喘气声。

冷汗开始大片大片地冒出来,胃里像是有人用着钢刀片一道一道用力刻着花,他觉得自己眼前的景象都开始模糊了起来。

百里守约用力抓着手机,试图转移一部分疼痛到手劲上。

他吃力的翻找着通讯录,除了以前同学,只剩下铠一个人。

现实里认识的朋友居然只有他一个人。

但百里守约没有播,铠之前和他说过今天要和朋友去吃饭。

撕心裂肺的疼痛使百里守约不得不尽可能地将自己蜷缩成尽量小的一团,他紧闭着双眼,想等着这波疼痛自己慢慢熬过去。



铠拿了酱料碟回来,一边坐下一边嘟囔着,“这里居然没有番茄酱……”

“你要番茄酱做什么??”李白努力回忆着刚刚点好的菜单,里面没有任何可以和番茄酱配上的东西。

“蘸虾饺啊。”

“蘸饺子一般不都是蘸醋么…”李白随口嘟囔了一句。

“饺子蘸醋能吃……???”铠想了想蘸醋的饺子,不禁一股恶寒。

“饺子不蘸醋才不能吃吧……算了你也不是纯中国人,口味不同挺正常的。”李白没在意这些,开始涮肉。

“是你口味太奇怪。”铠夹了一大筷子牛肉放在漏勺里。

“是因为我是北方人吧,你又是在南方长大。”

“不可能,守约也是北方人,他从来不蘸醋。”

李白看着一脸认真,肉都涮老了忘记捞上来的铠,“韩信一个南方人还一直蘸醋。”

“胡说八道,我现在就打电话问守约。”

意外的,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另一边的百里守约紧闭着眼跪趴在地上就快昏过去了,手机突然来电震动吓了他一跳。

“…………喂?”

铠觉得百里守约的语气不对,以前给他打电话都是像个明媚的小太阳似的——喂?找你百里爷爷?

“你没事吧?”本能比纠结更早出口。

“……没事,嘶……”百里守约强压下胃里的剧痛,但下一波尖锐疼痛的袭来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以前胃疼也顶多是钝痛,但这会持续不断的钝痛中夹杂着玻璃渣一般的细碎尖锐的疼,连着胸口,肺部一连串的闷疼,他快喘不过气了。

早知道就不吃泡面当早饭了…

“真的?”铠皱起眉,这声音很明显是在压抑着什么,“有事和我说,不要自己扛着——”

“真的没事。”百里守约强撑起最后的一点意识,打断了铠,“有事吗?…”

“啊。”话题一下子回到正轨,铠没有反应过来,“啊,我问你,你吃饺子蘸什么,番茄酱对不对?”

李白看着做着幼稚引导工作的铠哭笑不得。

然后李白就听到电话那边传来了迟疑的声音,

“啊…………甜辣酱。”

“噗。”李白乐了。

“那我给你带饺子配的番茄酱你不是也吃的好好的吗。”铠嘟囔着。

“你都带来了不是吗……而且我觉得味道没有差多少………”百里守约指甲深深地嵌进手掌里,强打精神让自己语气平稳一些。

“委屈你了。”铠放下筷子,往沙发里缩了缩。

李白听出铠的语气里有几分撒娇的意味。

他一愣,虾饺都被他的筷子戳穿了。

铠从来没有用这种语气和谁说过话。

铠懒洋洋地嘟囔了几句挂了电话,发现QQ的左上角显示有新消息。

点进去一看是百里守约发过来的。

唯一的置顶框上面挂了明晃晃的红色点点。

每次百里守约给铠发消息来都能理解到农民伯伯秋收时的喜悦……他总觉得显示未读的那个红色气泡就像沉甸甸地把树枝都压弯了的熟透红彤彤的甜软柿子,或者过年过节时高高挂起的喜庆红灯笼。

反正他看到就很高兴,就忍不住把嘴角扬起来。

「我突然胃有点不太舒服…」
「帮我和大家说下我今天先歇一会儿……」
「抱歉」

笑容全凝固在脸上了。

再看看粉丝群,都在说刚刚直播的时候听到好像有什么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接着一段沉默之后,直播就关掉了。

他沉着脸在群里说完守约今天休息后抓起东西就走。

“去哪?”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铠这才想起来他还在和李白约饭。

“我……突然有事。”

他张了张嘴想继续解释,想显得自己的理由不那么苍白突兀,可李白却先开了口,

“没事,去吧。”

李白倒也没有再看他,垂着眼睛把刚刚铠涮老了的牛肉夹进自己碗里。

“你………”铠觉得很不好意思。

“你不在我还能多吃点。”李白吃着口中的牛肉,柴的味同嚼蜡,“有急事就先去办吧,你老同学我一直都在。”

确实一直都在,在你身后。


李白自己之前都没发现自己食量居然这么大,不知不觉将铠点的全吃完了。

在最后李白特地向服务员要来了番茄酱来蘸虾饺——

“难吃。”

他拿出手机,看到韩信给自己发了很多消息,他一条条仔细地看过去,他盯着看了很久。

手指在键盘上敲了半天,也没想出自己该回复他什么。

还是普通些吧。

「路上小心」

发完这条消息李白关上手机,有一种与自己初恋女友提完分手后的洒脱。



李白今天是夜班,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十二点了。

推开房门,韩信还给李白留了一盏小夜灯,照着从房门到卧室,从卧室到浴室的路。

韩信没有睡在卧室里,而是睡在客厅的沙发上,大大的行李箱立在一边,拉杆的影子挡住了小夜灯直接照射在韩信双眼处的灯光。

李白走近韩信,右手在空中比划了几下,确认手影能将韩信的眼睛捂个严实之后,左手轻轻按下拉杆把手上的按钮,将拉杆折叠起来。

琥珀色的光芒轻轻笼罩在韩信线条分明的下巴上,显得柔和了许多。

李白觉得这样的韩信很陌生,很安静,很温柔,很——

让他舍不得。

韩信脸上的阴影有些发抖,李白咬着嘴唇吸了吸鼻子。

他看了韩信很久很久,他发现自己似乎从来没有像这样注视过韩信。

李白也终于发现了韩信哪里让他感到最陌生了。

韩信把留了好多年的长发剪短了。


他将左手小心翼翼地覆在右手的位置,然后倾斜着身子,关掉了小夜灯。


韩信第二天醒得很早,一看时间才六点半。

他迅速起床洗漱换衣服。

看着镜子里短发的自己还不太适应。

他这天穿的是他平时最常穿的那件t恤,李白说过他觉得这件很好看。

韩信拖着行李箱,径直走向房门。

「贵重物品不要忘记带走了。」舅舅的消息。

韩信自嘲地笑了笑。

「最贵重的我这辈子都带不走。」

但他想再见见李白。

韩信放下行李箱,轻轻推开卧室门。

床上的一团是李白,李白睡觉的时候会把自己蜷缩成一团,小孩儿似的。

“李团”的呼吸很平稳,韩信调整着自己的影子,不让屋外的灯光映在李白的眼睛上。

额角有些微汗,亮晶晶的。

五年前的回忆一下子就涌了上来。

他看到认真工作的李白,他看到打游戏被坑时破口大骂的李白,他看到大学毕业那天的李白,他看到在自己下铺安静睡着的李白,他看到前后拍着手等自己的李白,他看到帮自己调整皮带的李白,他看到边哭边吃混沌的李白。

韩信觉得这五年经历的事很多,他过的很充实,可是回忆来回忆去,却都只有李白。

但他觉得眼前这个缩成一团,呼吸平稳,安安静静的李团最可爱。

韩信俯下身,轻轻印在了李白的唇上。

李白的双唇很干,甚至还有一点死皮,但韩信就想吻着,他想能让自己记忆深刻一些,最好能回忆一辈子。


世上一大令人苦乐参半之事就是,当你意识到你将会一直怀念某一瞬间,而此刻正是这一瞬间。


在登机前,韩信给李白发了消息。

「要上飞机了」

他觉得李白不会很快回复自己,发完消息就锁了屏。

结果刚按下锁屏键,屏幕就又亮了起来。

「好」

韩信思索了一下。

「吃不了太辣就不要吃了」
「有机会的话」
「尝尝灌汤包吧」

「你还挺有始有终」

韩信笑了,原来李白没忘。

「登机了」
「再见?」

「嗯」
「再见」

「你能不能舍不得我一下」

「啊我好舍不得你啊」

「算了……还不如多想想我呢」韩信觉得一股恶寒。

「我尽量」

韩信笑着关上手机,他觉得很痛快。


飞机缓慢起飞,一阵轻微的颠簸之后进入了气流平稳的高空。韩信看着窗外的云,感觉自己像一只鸟。

翅膀一飞,飞过了那片繁华的城市,飞过了那五年。

—————————————————

我终于考完会考辣!

主线部分信白线完结
后面就全是铠约的戏份了∠( ᐛ 」∠)_

信白线其实想体现出“我没有你 我都是你”的感觉
但好像没有……


下次我说什么时候更新之类的都是鬼话请不要信

另外想开新坑,摄影师x精神病人,cp暂定铠约


🍤群:522640519
欢迎前来吃瓜唠嗑

很久很久没更新真的很抱歉

希望你们还记得我

感谢所有所有喜欢这篇文到现在的人

喜欢的话点一下喜欢和关注吧,我会开心_(:з」∠)_

评论(44)

热度(102)

  1. 花木兰州拉面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隱於黑夜,消逝於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