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兰州拉面

文笔很屎,样貌不佳,内心世界并不可爱,奴性与施虐癖好共存。

【信白】小主播与外卖小哥的二三事「韩信番外 二」

你们好这姜域

失踪人口回归


说在前面:一定要看一定要看!!!
*oocoocooc注意⚠️
*这篇正cp是铠约,标题与本文副cp信白无关⚠️
*小学生文笔注意,不喜欢欢迎退出去看其他太太更好的文,喜欢的话最好啦

以上都没有问题的话,让我们愉快的开始吧(´▽`)

—————————————————

在大学期间,韩信经常和李白一起喝酒。

酒这种东西其实韩信并不太喜欢,初中和同学去ktv第一次尝了真正意义上的酒精饮料。

入口的第一感觉就只觉得苦,而且还苦的冒泡。

“觉得怎么样啊~”

一旁已经喝上了头的同学问他。

“我觉得还是菠萝啤好喝。” 韩信把啤酒放回了桌面上。

“你你你你说说你!打牌只会小猫钓鱼,喝酒只喝菠萝啤,以后怎么把妹???”

同学接着打了一个响亮的酒嗝。


后来大学的时候,上课时韩信盯着李白的背影,脑子里全是同学这句话的循环。

以后怎么把妹。

以后怎么把妹。

以后怎么把妹。

韩信烦躁的龇牙,腹诽着“我怎么就把不到了??”

心里想着这句话的同时,手下意识拍了一下桌子。

结果整个班级,坐在前排的纷纷转头,坐在后排的努力伸长脖子想看看发生了什么。

“这位同学,你对老师的授课是不是有什么意见?”教授推了一下眼镜,神情严肃。

“不敢…不敢…”韩信窘迫地说,低着头恨不得把自己脑袋塞进桌肚里。

下课后被李白一路笑到食堂,再一路笑到宿舍。

“你笑够没。”

“笑够了笑够了——”李白努力克制自己,可是想想刚才韩信那傻样就觉得好笑,“噗哈哈哈哈哈哈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李白的笑声很魔性,又很特别。

也就是特别魔性。

韩信没出息的居然被这笑声给逗笑了,跟着李白一起笑出眼泪,笑到没力气以后再一起抹眼泪。

“哎哟我的妈……没力气了哈哈哈哈哈隔。”

“你……你他妈的……别笑了我靠哈哈哈哈哈”


每一杯普通的水,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就会变成冰镇雪碧,一起笑的时候,心里的气泡就会“滋儿——”的一下跑到嗓子,甜呀,还亮晶晶,凉丝丝,波光粼粼的。

好像喝下了整条星河,每一颗星星都是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白砂糖。


李白和韩信不同,酒量好的很。

韩信在李白面前喝醉过很多次,但李白只在韩信面前喝醉过两次。

无数次韩信在李白面前喝到眼神发直,话说的不清楚,断片后再次醒来看到的就是宿舍的天花板。

每次都有点后怕自己酒后吐真言,把自己喜欢李白这件事说出来。

但是看看李白好像和之前没有什么异样。

那应该就没有吐出来过吧。

韩信安慰着自己。


李白第一次喝醉是在大三的时候,和七八个人一起去ktv唱歌。

其中歌唱的最好听的一个同学点了首《孤单心事》,韩信和李白看到这首歌时心里同时暗道“不妙”。

“爱你是孤单的心事

多希望你对我真实

只能像一朵向日葵

在夜里默默的坚持”

他的歌声很有感染力,似乎真的单恋了一个人很久,但其实他和他的女朋友甜甜蜜蜜的在一起快五年了。

李白看着屏幕上跳转的歌词有些发愣,一直啃着鸡爪的手也停了下来。


“我在你的心里

有没有一点特别

只是你终究没发现

我还在你身边”


韩信缩在沙发角落里,抱着塑料手铃,看着李白。

李白坐在沙发正中央,抓着泡椒凤爪,不知在看哪里。


一首歌结束后,李白放下手中的鸡爪,脱下塑料手套,开始喝酒,而且喝的很凶。

韩信依然抱着塑料手铃,他也想喝酒,但最近有些感冒,挺起上身想了想,又重新缩回去了。

那首歌的每一句歌词每一个字每一个笔画,都藏着他们俩不能与外人说的心思以及与藏在心里的那人发生的每一件事。

李白想用酒精麻痹自己的神经,强制自己不要再想起那个人,可是意识越模糊,那个人的轮廓缺越发清晰得刺目起来。

酒精不断冲刷着已经被山椒刺激过的食管和胃壁,带着疼痛的呕吐感一下子从胸腔深处翻滚上来。

像是一只满是创口,化脓了的腐烂手臂从口腔伸进去,顺着食道,抓住了胃。

“呕——”

酸水最终涌进口腔,李白捂着嘴跑出去。

在一旁默默看了很久的韩信站起来,抓起桌面上的一包纸巾,冲了出去。


“呕————”李白扶着洗手台几乎站不稳,呕吐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错位了。

韩信轻轻拍着李白的背,心里五味杂陈。

他之前偷偷视奸过李白的qq空间,从字里行间里能感觉得到他喜欢了一个人很久。

多希望是自己。


把泡椒凤爪吐的差不多了胃里的翻滚感才好不容易舒缓了些,但是意识却更加模糊了,四肢一下子被抽干了力气,李白甚至想直接躺在地上昏睡过去。

在李白倒下的一瞬间,眼疾手快的韩信立马伸手想接住他,结果身体失去平衡跟着他一同倒在湿漉漉的地板上,脑袋还磕到了台阶边缘。

韩信吃痛下意识皱眉,一看一旁的李白却开始呼呼大睡。

“这种莫名其妙的事后感是怎么回事…”


后来和不省人事的李白一起打的回宿舍的时候,原本四仰八叉倒在一旁的李白不知何时睁开了眼,打了个酒嗝,这个人扒上驾驶座椅背,笑嘻嘻的问司机,“大叔,你有没有暗恋的人啊——”

司机从后视镜里瞟了一眼眼神都对不上焦的李白,熟练地打了个方向盘,轻描淡写地说道,

“吐在车上一百。”

“切——”李白撅着的屁股被韩信按回座位上。

“别闹。”

“你谁啊你管我……诶…你有没有暗恋的人啊?”

韩信挑了挑眉,“有啊。”

“谁啊…?”李白依旧傻兮兮地笑着。

韩信把视线从李白身上移开,看向车窗外,“反正不是你。”


李白第二次在韩信面前喝醉,是大四毕业的时候,那一次只有他们俩个人,吃的大排档

两个人穿着t恤花裤衩人字拖,墙上的影子张牙舞爪,大杯大杯的雪津咣咣地撞。

韩信很快就喝到断片,盯着炒田螺里的辣椒片出神。

一旁一直灌着自己酒的动作没停过的李白突然大喝一声,“谁叫我小白?!!”

大排档的其他人瞬间注意过来,仅存一丝意识的韩信也被吓醒了三分。

“除了他!!没人可以叫我小白!!!”

李白仰着头,好像在看着谁说话一般。


喝醉的人大多分成两类,一类是像韩信不说话的,一类是像李白这样一会哭一会笑,大喊大叫,到处撒娇耍泼的。

此刻的李白就像是个喜怒无常的小孩儿。

一会儿抱着电线杆大哭,“哇———你送给我的巧克力化掉了呜呜呜呜呜”

一会儿蹲在地上和小石块聊天,“阿铠~你看我是不是长高了——”

被李白吓到意识清醒三分的韩信正在努力把李白拖回宿舍,走过一个路灯时,韩信听到脚底下传来“啪唧——”的声音。

低头一看,原来是李白踩破了滚落在地上的一颗葡萄。

李白脱下自己的人字拖,看着被自己踩到稀烂的葡萄,愣了一下,接着就扯开嗓子开始大声嚷嚷。

“哇啊啊啊啊啊啊我把你送给我的布丁给踩烂了怎么办啊”

他们现在所处的地方是一条在居民区里的小巷,这个点已经有很多人都睡下了。

一旁的李白还在对着自己鞋底喋喋不休。

韩信想找点什么能够堵住李白嘴的东西,他想用手,可是手刚刚摸过墙壁有点脏。

韩信盯着自己黑乎乎的手掌心发呆。

“那么麻烦干嘛…”

然后韩信做了一件他人生里除了课堂上顶撞老师最大胆的事。

他用自己的嘴,堵住了李白的嘴。

“你这个小乌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唔——”

李白想说的后半句话被韩信硬生生吞回肚子里。

他惊讶的瞪大眼睛看着眼前于自己几乎零距离的韩信,任由双方凌乱的呼吸交织在一起。

大概两秒后,韩信放开了李白,正准备竖起一根手指做一个“嘘”的姿势的时候,李白突然凑上来在韩信唇上轻轻啄了一口。

“你居然敢亲本大爷,不行,得亲回来!”



李白韩信两个人大学时在学校里挺受欢迎,情人节的时候能收到不少礼物。

他们俩约定好,巧克力全给韩信,零食全给李白。

李白曾受到过一盒定制巧克力,每一块巧克力的背面都刻着“李白”两个字。

“诺,这盒算我自己送你,背面还有你老铁我的名字~”

韩信吃了一个觉得味道不错,放在桌面上没收拾起来,就出门了。

结果回来的时候剩下的一整盒巧克力全没了,取而代之的是凌乱的包装纸。

室友还厚脸皮地说以为韩信放在桌面上就是与大家分享的意思。

“分享你妹啊难道我把我老婆带出来玩也是要给每一个看到到她的人分享吗!”


后来韩信找了很久很久才找到一摸一样的巧克力,只是后面没有定制的字。

韩信尝了尝,感觉远不如他之前吃的那一块。


鲁迅先生曾经怎么说,“真的,一直到现在,我实在再没有吃到那夜似的好豆,——也不再看到那夜似的好戏了。”

韩信觉得很有道理,文豪不愧是文豪。

巧克力也一样。

人也一样。

———————————————

熬夜了,前半夜玩手机后半夜码文,码个两三句不小心睡着一次(;´༎ຶД༎ຶ`)我现在快困死了

所以后半段可能会有很多错别字以及莫名其妙的话出现,我太困了,没力气校对了…小可爱们评论我吧,我起来以后改……

真的好久好久没更新了,主要是瓶颈期加上最近私人生活出了点事(不算大事别担心


🌙群:522640519
欢迎前来唠嗑


感谢所有所有喜欢我这篇文到现在的人,你们比我幸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喜欢的话点一下喜欢或者关注吧,我会很开心的(⁎⁍̴̛ᴗ⁍̴̛⁎)

评论(17)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