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兰州拉面

文笔很屎,样貌不佳,内心世界并不可爱,奴性与施虐癖好共存。

【信白】小主播与外卖小哥的二三事 「韩信番外 一」

你们好这姜域

说在前面:一定要看一定要看!!!
*oocoocooc注意⚠️
*这篇正cp是铠约,标题与本文副cp信白无关⚠️
*小学生文笔注意,不喜欢欢迎退出去看其他太太更好的文,喜欢的话最好啦

以上都没有问题的话,让我们愉快的开始吧(´▽`)

—————————————————

我和李白是大学同学,也是大学室友。

但其实我在大学新生报到之前就认识他了。


那时是高考刚考完的第一周,当时我和班上同学一边说着“我再也不要回到这个破学校了真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边暗自思念学校门口的灌汤包。

鲜香的肉馅里的蔬菜还是脆嫩的,咬一口浓郁又清爽的汤汁流出,被汤汁濡湿的薄饼皮简直是我无趣生活里的月光女神。

最最棒的是先咬一口皮,咬到内馅,嘬一口滚烫的汁水,然后将露出馅的那一面蘸上满满的蒜泥陈醋,接着整个送进嘴里。

吃果然是人生最不能辜负的东西啊。

我很庆幸那天我去了那家灌汤包店,否则我就要整整错过一个多小时的李白了。


我去的时候不是饭点,店里没有什么人,我刚点完坐下,他就进来了

当时觉得他只是普通的好看,眉目清爽而已。

却怎也没料到后来的自己喜欢那双眼睛喜欢的要命,如果文邹邹一点的话——

那大概就是“天地融化,星河吞没”的一双眼睛吧。

他点了碗馄炖,坐在我邻桌。

我靠这家汤包这么好吃你给我吃馄炖???长挺好看的但是你眼光不行啊兄弟。

我表面上平静地吃着灌汤包,实则内心波涛汹涌。

他的馄炖端上来以后,他做的第一件事是往碗里哗啦啦加了好多的醋和辣椒。

猛士啊…这家的辣椒酱是老板自制的,贼辣,我是真的怕你会吃到哭出来。

结果他还没吃,垂着眼睛对着火红的馄炖汤看了一会儿,突然一滴眼泪“吧嗒”落进碗里。

他吸了吸鼻子,开始吃起来。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李白虽然爱吃辣,但根本吃不了太辣。

他越吃,眼泪越发汹涌。

不能吃太辣就不要放那么多辣椒啊。

正常人吃到不合自己胃口的食物,不应该就放弃吗。

不就是一碗馄炖吗。

我渐渐发觉到不对,不管他哭的有多凶,被呛的有多难受,手上舀馄炖的动作却没停下过。

他根本就不是因为辣才哭的。

不是吧,人家失恋边哭边喝酒,你失恋边哭边吃馄炖。

看起来像是给自己一个放肆大哭的理由,但其实是在折磨你自己。

我叹了口气,从兜里翻出两枚硬币,从冰柜里拿出一瓶冰雪碧,开好瓶盖,插上吸管,轻轻放在他桌子上。

“太辣的馄炖就不要吃了,可以的话,尝尝灌汤包吧。”

“……谢谢。”

他抬起了满是泪水,哭的像只小兔子般的眼睛。

看起来很委屈,也很可爱。


第二次遇见他就是大学新生报道的时候了,他和两个月前的小白兔没有什么变化,就是眼眶不再红通通的了。

但我再和他打招呼的时候,他却似乎不记得我了。

“我们………见过?”

不是吧,我又没打算让你还我雪碧钱,再说就算是要还,你也不至于两块钱都没有吧。

但转念一想,哭成那个样子的话,也确实会装成不认识我吧。

“那就是我认错人了吧。”

我笑着说。


没过多久就是军训了,可第二天早上我就睡过了头,宿舍里的其他人都走了,绑头发也花了我不少时间。

长头发果然还是太麻烦了,我想。

如果我追不到我下一个喜欢的人的话,就去把头发剪短吧。


在宿舍楼楼下我遇到了从厕所里匆匆赶出来的李白,他光洁的额头有一层薄薄的汗,晶莹剔透的,被早上朦朦亮的阳光映照的很好看。

“诶你还在这啊?”他喘着气问我。

我刚想开口问他明明就睡在我下铺,早上怎么不叫我起床。

“你腰带呢?”

我摸了摸自己的腰间,空荡荡的。

“忘记了…”

“快回去拿啊。”


在我终于从我乱糟糟的被单底下抠出我那条快被压折的腰带冲下宿舍楼时,李白居然还在原地等我,他前后拍着手,悠闲的像公园里晨练的老大爷。

“你怎么还在这?”

“反正都迟了,还不如等你。”他走近我拉起我的手腕,“就算被教官罚也有个伴儿。”

这个动作其实有点暧昧,但当时的我没想那么多,只想着哇靠这什么鸟人,怪不得我到现在都没追到他。

“哇你们终于来了???干嘛去了??谈恋爱???”教官黑着脸看着牵在一起的我和李白。

开始站军姿的其他人笑的前仰后合。


结果也没罚我和李白。


然后教官叫我们站十分钟军姿,自己一个人跑到树下遮荫去了。

趁他不注意,我开始调节自己要上的腰带。

刚刚急,就只是胡乱缠到腰上打了个结而已。

结果我解不开了。

“啧。”我烦躁地呲牙。

正打算放弃的时候,站在一旁的李白开了口。

“真笨啊你。”

他依然看着正前方,眼睛被帽子的阴影覆盖住了,我看不清他的眼神。

当时脑袋里其实是一片空白的,只觉得他鼻梁很挺,下巴线条很好看。

接着一双手伸向了我的腰间。

是李白的手。

他的手很好看,纤长又指节分明,甲盖下透着淡淡的粉色,但却不会让人感觉这是一双小姑娘的手。

阳光给他的睫毛镀上了一层金色,在眼下拉开一片阴影,他垂着眼睛,依旧没有看我。

可我却忍不住看他。

现在回想起这些场景,感觉还是历历在目。


结果这天想的太多,当天晚上就做春梦了。

我梦到李白被我脱光了衣服,我在他光洁的身体上留下只属于我的印记,他抿着嘴,赧红着脸,青涩地回应着我。

结果这个梦朝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

我粗暴地贯穿了他。

他眼角含着滚烫的泪,模样渐渐和两个月前的小白兔重合在一起。

“疼……韩信……疼……”

他靠近我,咬上我的肩膀。

我的肩膀因为李白的唾液而湿哒哒的,下身因为我和他混在一起的体液而黏糊糊的。

在高潮时,李白主动偏过头来亲我。

含糊不清的“我喜欢你”从我们俩唇齿间流出,我不知道那是我说的,还是李白说的。

“韩信韩信韩信……我喜欢你……嗯啊!”

李白红透的脸是滚烫的,流下的眼泪是滚烫的,呼出的气是滚烫的,说的每一个字都更像是滚烫的热铁,一下一下烙在我心坎上,疼的我心脏砰砰直跳。

瞬间,黏了吧唧的的精液糊满了我和李白的小腹。

我下意识睁开眼。

眼前的李白消失了,下是下身的黏腻感却没有消失。

我掀开被子,拉开内裤看了看——

我操。


宿舍里其他人都还没醒,我蹑手蹑脚跑去厕所清理。

回来以后看到下铺的李白下半张脸埋在被子里,身体随着呼吸均匀地起伏。

又感觉他像一只小猫咪。

我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结果眼前的小猫咪慢慢和梦里的李白,和昨天垂着眼睛帮我系腰带的李白,重合在一起。

那一句句带着啧啧水声和情欲味道的“我喜欢你”烧着我的耳畔。

我的脸像是烧起来的一般,做贼一样正想回到自己床上,结果李白突然睁开了眼睛。

“你不睡觉,看我做什么?”

李白轻轻笑了下,隔着被子,声音有些闷闷的。


突然感觉到我耳畔的“我喜欢你”更加真实了起来。

————————————————

我好久没更新了(´;ω;`)

我是现在在补习…偷偷码完后半段发出来的…

很对不起大家了jvj


🌙群:522640519
欢迎来唠嗑


感谢所有所有喜欢这篇文到现在的你们


喜欢的话点一下喜欢和关注吧,我会很高兴的(´▽`)

评论(19)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