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兰州拉面

文笔很屎,样貌不佳,内心世界并不可爱,奴性与施虐癖好共存。

【烈我】与黑道老大同居「01」

你们好这姜域


没想到我真的写出来了………
苏烈大哥人设还不完整
所以就先oocoocooc⚠️
(估计出来了也是ooc…

*第一人称视角注意
*bg注意⚠️
*女主三观不正注意⚠️
*小学生文笔注意⚠️

挖坑使我快乐^q^

以上都没有问题的话,让我们愉快地开始吧(´▽`)

———————————————————

从便利店出来已经快凌晨一点了,今天老板居然肯早点放我回去。

其实是我在场打扰您撸管了吧老板。


我叫姜禾,22岁,大学毕业不到一年,目前在一家奶茶店和便利店里打工,长相普通,不高,偏胖一丢丢,但是却没胸没屁股。

父母在一次来看我的途中出了车祸,没能救回来。

从那以后我就觉得自己是个灾星,所有所有的不幸似乎都降临到我头上。

我对我的未来不抱任何希望,觉得也许自己就一辈子一个人待在那个四十多平米的出租屋里了。

可能唯一的期待是一周可以吃一次的麦当劳。

那种不顾自己体重地吃大份油炸垃圾食物真的很爽。

最大的梦想是有花不完的钱,这样我就可以窝在家里一边打游戏到天昏地暗一边包养小白脸。

都说是梦想嘛。


我住的地方是一片老旧的出租区,楼梯间里甚至是没有电灯的,我得开着手机手电筒上楼。

可是我今天一进楼梯间就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血腥味。

我嗅觉一向特别好,我感到有些害怕。

该不会电视剧里演的杀人分尸现场出现了吧………要是万一撞见正用塑料袋运送尸块的凶手怎么办……

心脏扑通扑通跳的贼快,我虽然废柴,但我不想死啊…我怕疼……

我几乎是快缩成一团,贴着墙上的楼梯。

可是血腥味却越来越重。

走到三楼的时候,血腥味几乎直冲鼻腔,我听到了不属于我的,更加粗重的呼吸声,同时我似乎踢到了什么东西。

仔细一看那一团东西居然是个人!

“啊———”

手机啪嗒掉到地上。

那人似乎也被我吓了一跳,肩膀抖了抖。

手机根本顾不上捡了,我立刻把包脱下来扔在他身边,吓得立即蹲下缩在离他很远的墙边,话说的甚至都有些哆嗦。

“我………我什么都没看到……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我我才刚刚大学毕业………我我不想死……包里有钱…我刚刚发…发的工资…………放了我……求求你……”

支离破碎的话语一下子噼里啪啦地冒出来,一下子被自己口水呛到,剧烈咳嗽起来。

可那人似乎笑了一下。

“你过来,过来我绝对不杀你。”

明明语气虚弱地要死,但是却像不可抗拒的命令一般。

我缩在原地没有动。

当我傻子吗!我一过去你给我一刀怎么办!

“……你抬头”

这个要求似乎还算有点安全保障,就算他要掏刀,我也可以立刻跑下楼脱身。

虽然可能会连滚带爬。

我可是一抬头,却看到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正指着我的脑门,枪身反着冷冷的月光。

我靠。

真打出gg了。

拜托上帝下辈子让我投胎到有钱人家里吧。

我闭上眼。


可是并没有响起枪声,我害怕地睁眼,摸了摸自己的脑门,也没有开花。

“你过来。”那人一半的脸隐藏在阴影里。

我只是继续盯着他的枪,依旧没有动。

“再不过来我就开枪。”

我立刻连滚带爬地过去,电视剧里都说这种杀手性格古怪,我顺从他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可是我一靠近他原本只是远远指着我的脑门的枪口一下子抵上了我的腰间,凉了吧唧的。

我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按我说的做,你就不会死——”他又用了点力,“还会子孙满堂,长命百岁。”

“好…好……你说……”

这人怎么受伤了力气还这么大!

“………你有没有卫生巾”

他开口的有些为难。

“哈??”他不会是下半身流血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问你有没有!”他语气里开始带了点怒气。

我努力憋着笑,“有…有…”,然后从包里掏出了最厚最长夜用装。

“撕开给我。”

我照着他的话做,在递给他的时候他似乎有点犹豫,一脸“和我想的不太一样”的表情。

正在我以为他要脱裤子的时候,他却把卫生巾捂到了自己胸膛上。

原来他是想止血啊…

“好了…你现在,收拾东西,带我去你家。”

我有点没反应过来,直到腰间硬邦邦的东西又紧了紧。

“快点!”

“好…好……”

收拾东西的时候我脑子里一直在想我该如何逃跑,可是腰间凉了吧唧的东西一直在时刻提醒我自己不值钱的小命正被人握在手里。

他随我上楼的时候走得很慢很慢,似乎每一步都会牵扯到伤口,呼吸声特别重。

你全身力气全用来把枪抵到我身上了吧!!

“你家怎么……这么高……”

“我我我……因为顶楼租金低……”

他似乎被我逗笑了。

喂现在这种两个人都是快要死掉的状态你个神经病居然笑得出来???


我开门时手抖的钥匙插了好几下才插进钥匙孔,那人似乎都有点不耐烦了。

“我第一次和班花上床的时候插的都比你准……”

“差您一点差您一点……”

我的手怎么不听使唤!


好不容易开了门,他似乎终于支撑不住了,瘫坐在玄关,枪虽然不再指着我了,但是还死死抓在手里。

虽然他在虚弱,但是感觉抬手崩我一枪的力气似乎还是有的。

我开了灯,战战兢兢的蹲在一边仔细打量他。

他身上的西装皱皱巴巴的像我从冬天大衣里掏出的五块纸币,还粘了许多灰尘,里面衬衫已经完全被胸前伤口溢出的血染红了,但是又贴着一大块卫生巾,样子多少有些滑稽。

但是他,脸挺好看的!

哪怕此时全因为疼痛而缩在一块,但是依旧能看出高挺的鼻梁与修理整齐的眉毛,鼻梁上有一道道吧,眼角有刮伤,下巴上有点青色的胡茬,扎起来的头发很乱,有点性感。

哇这个长相简直是我理想型啊。


我盯着他看的有点入迷,甚至忘了此刻自己危险的处境。

“喂……你还想不想活命。”

我一下子回过神来,“想……想!!”

“那你现在……在家门口…倒一瓶醋…”

“为什么啊?”

“……按我说的做。”

虽然不知道他的目的,但我还是照做了,倒的时候还有点心疼。

“你…你会包扎吗…”

他似乎现在真的很痛苦,汗一滴一滴落在地板上。

“我…我会…”

其实曾经的梦想是做个护士,大学学的也是这个专业,救死扶伤什么的,还是很酷的。

我转身从房间里取出医药箱,太久没用了上面蒙了一层灰。

他似乎有点不敢相信。

“我专业的………大学学的是医护来着……”

我挠挠头。

“你看起来很不靠谱…”

“你现在也只能信任我,你的命在我手上,我的命也在你手上,我和你都不敢胡来。”

我也不知道自己一时哪里来的自信,这句话说出口我就有点后悔了,怕激怒他。

可是他却一手松开了枪,一手松开了一直捂着自己胸膛的卫生巾,表情有些大义凛然。

像只刺猬对敌人露出了最柔软的腹部。


解开他衬衫的时候我的手抖的厉害,一是紧张,二是……

这扑面而来的雄性荷尔蒙熏的我有点头昏脑胀。

隔着一件白衬衫我就能想象出他的身上的肌肉会有多好看了。

“血都干了…掀开的时候会有些疼…你忍着点。”

他点了点头。


原本以为是多严重的枪伤,结果掀开衬衫一看居然只是一道长但不深的刀伤。

这人看起来这么壮怎么身体抵抗能力这么弱…诶但是胸肌看起来好结实好好看……哇哇哇这个腹肌,带着血迹的腹肌……

“你能不能帮我处理完再看…”

“噢…噢!”一下子被看穿有点难为情。

“要用酒精消毒…会有点疼…你忍着啊…”

结果我沾着酒精的棉花刚碰到伤口他就疼的下意识地向一旁缩了缩。

“乖…忍着点…”

我自己也很紧张啊大哥!

可能是真的很疼,他抓着外套的手指节都捏的发白,豆大的汗水从脸上滑落。

我也尽量抑制自己内心的恐惧,让自己平静下来,手不要抖,动作尽量放的很轻很轻。

我自己的汗水也如豆子般从额角冒出,滑落。

房间里一时只有我和他粗重的呼吸声。

听起来像是在………呃……

消毒玩后我又简单地用绷带给他包扎。

他似乎看起来没那么疼了,眉头舒缓了许多。

其实我原本以为他是个沉稳冷酷无情的杀手,利用我给他包扎伤口后就会一枪了结我。

结果却出乎我意料。

他看了好我一会儿,我被盯的有些发毛,回避着他的视线,也不能玩手机来缓解此时尴尬的气氛,刚刚手机好像被我摔坏了…而且一直被好看的人盯着我会自卑的大哥!

“我叫苏烈。”

“你叫什么。”

什么,杀手杀人之前都喜欢问人名字的吗,会不会有杀了人以后把死者名字纹到身上这种变态癖好啊……

“我…我叫姜禾…”

“江河湖海的江河?”

“不是不是…生姜的姜,禾苗的禾…”

不是我这么认真干嘛!方便他纹身吗!

苏烈低下头,似乎在想这两个字组合在一起是什么样子,不一会儿,他咧开嘴角笑了。

“你这名字听起来就是个小怂包。”

“为什么啊?”

噢他笑起来真好看。

“因为生姜禾苗都是很小很怂的东西啊。”


这人有病吧。

———————————————
恭喜王者荣耀最冷cp烈我诞生🎉🎉🎉

可能第二章你们要等半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估计也没人看_(´ཀ`」 ∠)_

后续剧情会有很多很多bug,看的时候不要带脑子和智商(bushi


反正就是篇无脑玛丽苏甜文啦


喜欢的话点一下喜欢和关注吧,我会很高兴的( *`ω´)

评论(2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