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兰州拉面

文笔很屎,样貌不佳,内心世界并不可爱,奴性与施虐癖好共存。

【铠约】小主播与外卖小哥的二三事「02」

你们好这姜域

说在前面:
*oocoocooc注意⚠️
*主播有原型参考,但请不要在下方评论“原型是不是xxx”“原型是不是xx”都不是,也都是
*小学生文笔注意,不喜欢欢迎退出去看其他太太更好的文,喜欢的话最好啦

以上都没有问题的话,让我们愉快的开始吧(´▽`)

———————————————


02
其实他做主播这件事也是挺机缘巧合的,高中的时候申请了一个直播间,拉了几个同学看,明明几个人就在面对面的距离,却各自带着耳机,一本正经地观看,一本正经地刷666。

完了以后一个同学拍了一下百里守约的后脑勺:“你小子,挺适合做主播的。”他摇了摇头,说自己技术不够。“技术不够,声音来凑啊!现在多少小姑娘听到好听的声音就喜欢得不行,谁管你技术是不是真的好啊?而且不看你的脸,从耳机里听到你的声音,还挺脆的!”“脆是啥啊哈哈哈哈哈哈哈,那是苏啦!”另一个同学大笑着打断他。

当时160斤的百里守约在一片笑声中也腼腆地笑着。

后来这件事被藏在里百里守约的心底,经历的事越多,藏的越深了。直到他母亲临终时。

百里守约对自己母亲最后的印象是她握着自己的枯瘦的手指,那是一双不像女人的手,那是一双做粗活的手,是一双有力灵巧的手,一双右手没有了一节小拇指的手。

那一节小拇指是她在工厂里做工时不慎被机器绞断的,当时百里守约陪着她去医院后,她让百里守约扔掉,百里守约转身出去,偷偷打开了那个纸包。

一截手指很安静的躺在纸巾里,只是失了血色,指缝里有着洗不掉的黑色,还有几根焦黑的铁丝粘在上面。

那一刻,百里守约压抑了很久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

母亲长期在粉尘大的工厂里做工染上了肺病,一开始只是频繁地咳嗽,最后恶化成了肺癌。

母亲虚弱地对百里守约说着:“我死以后,你直接把我拉去火葬场烧了便是…不用七七八八的做很多,妈妈对不起你的事太多了,说想让你当老师,你就去了师范大学读书……”“没有的妈妈…我…我就是想当老师的,你没有让我做不想做的事…”百里守约抓着妈妈的手,眼泪吧嗒吧嗒地流着。

病床上的母亲轻轻笑了一下,“……你以为我不知道吗,高中的时候你在自己房间里,带着耳机,对自己电脑一遍又一遍地自我介绍,说着开场白……你之前就和我提过一次的…我记到现在………那就是你说的游戏主播吧?你更想去做那个吧…”

也许是埋在心里的梦想太深了,被一下子抽出来,疼的百里守约泪腺酸胀得很。

“毕业以后…你要是不想做老师,就去做那个吧……一切你开心最好啦……还有啊,我打听到了,玄策好像现在也在你读大学的那个城市读书,如果你愿意的话…去看看他吧,和他说,妈很想他…也很对不起他……诶,你一个男子汉,别哭啦……”

百里守约哭的更凶了。

第二天早晨,母亲已经安静地去世了。

百里守约试想过很多次母亲去世后他该怎么面对,该怎么做。但每每一想到母亲会永远离开自己,他就不敢再往下想了。他想自己一定会大哭。

真正到了这个时候,百里守约却哭不出来了。按照母亲的意思简单处理了后市,他便回到了s市。

他住的出租房里只有一张床,一张电脑桌,一张小桌子,一张从家里搬来的小沙发。地板是水泥的,墙是白粉墙,已经有些斑驳了。

所有的一切都紧紧地摆在一个房间内。

百里守约进门转身反锁房门时,只有钥匙碰在一起的砰叮声回荡在房间里。

突然地,一股没由来的孤独,从他的喉咙涌上来,他感到自己像被卷入了黑暗冰冷漩涡中心。紧绷着的线终于断了,串着的珠子噼里啪啦地四散掉落。

百里守约慢慢地蹲下,从小声呜咽到嚎啕大哭,180的个子哭的撕心裂肺的像商场里找不到妈妈的小孩子,在地上缩成一抖一抖的一团。

后来,百里守约发了整整一个星期的高烧。烧好不容易褪去以后,又在家里浑浑噩噩地躺了一个多月。枕头湿了又干,干了又湿,体重也像是坐了滑梯一样,下滑地很快。

百里的胃病也是那个时候染上的。

百里守约好不容易振作起来以后,看了看自己房间里空荡荡的电脑桌,想起了妈妈对他说的话。

他咬了咬牙。

他拿出上大学期间打工挣来的钱去配了勉强能运行大型游戏的电脑,以及话筒和耳机。

“哈喽大家好,我是十里。今天要给大家直播单排上分。”轻快的语气回响在自己的耳机里。

这是一句,他花了五年才真正大声说出来的话。

或许有些事真的去做了,并没有那么难。

其实这是一个赌,百里守约拿了自己所有做赌注。如果他没有红起来,所有的钱都将打水漂;如果他红了,所有的一切都将变得轻松起来。

幸运的是,他赌赢了。

—————————————
不出意外的话,下一章铠和百里应该就会见面啦
(我会尽量日更的jvj

喜欢的话点一下喜欢和关注吧(´;ω;`)

评论(33)

热度(250)

  1. 青灯玄影花木兰州拉面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隱於黑夜,消逝於風。